盒马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夫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苦战

第一百八十八章 苦战

        天地之间,不只有黑白两种颜色,但一天却只是会分为黑夜和白天,在黑夜里的战斗,陈朝经历过很多很多次,有多凶险,他自然也是知晓。

        这一次选择将这头未知的妖物拖入无边的黑暗里,其实有些鲁莽,但既然已经这样做了,又怎么能够停手?

        那在神藏境界里无比坚韧的身躯,此时此刻撞入夜色里,也撞在另外一道无比坚硬的身躯上,那头藏在夜色里的妖物有着无比坚韧的身躯,即便是之前一时不察被陈朝撞着进入了密林里,此刻回过神来,便再也不会害怕。

        随着一声怒喝,一条毛茸茸的手臂从夜色里探出,那只生着茂密毛发的拳头霸道至极地将身前的空气彻底抽离。

        夜空里有雷声响起,接连不断。

        那是空间被撕开的声音。

        陈朝没有犹豫,手中的断刀在这个时候已经抹了出去,黑夜里,一抹清亮的刀光出现,撕破这片夜色。

        那柄刀直直朝着那妖物的胸膛而去,夜色里短暂迸发的光亮能让陈朝看清那妖物的真容。

        那是一个类似牛头的脑袋,一双猩红的眼睛里除去嗜血的意味之外,还有些狡黠的意味,而在那双猩红眼睛的深处,则是有一抹痛楚,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上还极为顶着两只极为锋利的尖角,上面寒光闪烁,寒意逼人。

        陈朝杀过很多妖物,但却不是认识所有的妖物,毕竟那些北方来的妖族,留在大梁朝之后,经过那么多年的繁衍,早已经衍生出了许多变种,很难有人所有妖物都能认识。

        即便是陈朝这样杀妖杀了很多的武夫,也是如此。

        他一刀斩出,抹过那妖物胸膛,断刀如今比之前更为锋利,只是轻轻触碰到那些毛发,便已经将其斩开,毛发断下,坠落到了地面。

        那妖物一拳轰出,恐怖的气息逼迫着陈朝斩出的那一刀不等不往一侧偏去。

        陈朝的手臂青筋毕露,却还是怎么无法让手中的断刀按着预定的轨迹朝着前面抹去,反倒是迅速一侧偏去,偏了许多。

        断刀抹空了。

        那头妖物一跃而起,很快便来到了半空中。

        如同小山一般的身影拔地而起,便瞬间惊断数棵大树,随着轰隆隆的数道声音,那些大树轰然倒下,那妖物也折返身形,从天空落下,同时轰出一拳!

        一道磅礴滚烫的气息从天空里落了下来。                一个无比巨大的拳影出现在了夜空里,本就是漆黑一片的夜空,此刻又好似被什么东西给再次遮挡。

        随着拳影落下,一圈一圈激荡的气息四散而去,那是无尽的涟漪,好似天地之间原本是一方无比平静的池塘,水面本就平静,但此刻却不知道为什么起了一阵涟漪,让整座天地都动荡起来。

        那些大树开始崩碎,树冠摇动,于是便有无数树叶落下,远远看去,便好似天地之间下了一场滂沱大雨。

        纷飞的树叶落下,树木折断,急速朝着下方坠落,速度很快,比那个拳头更早来到地面。

        那些树木近乎蛮横地朝着陈朝而来,带着重若千钧的力量。

        尤其是当树木无比多的时候,看着那景象便是无比壮观。

        陈朝握住那柄断刀,看着最先扑面而来的一场树雨,他一头黑发被风吹动,一身黑衫被狂风吹动贴在身上,并且猎猎作响。

        巨大的压力让他挥刀都极为困难,他甚至此刻都很难站住,而是感觉到那股强大的气息正在压迫着他朝着地面跪下。

        那头妖物的境界太高,绝不是简单的苦海境而已,他理应是苦海境顶端的强大存在,比当初的宋长溪不知道要强大多少。

        陈朝虽然在离开神都之前便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但却也没有破开那道壁垒,让自己进入苦海境里,成为年轻一代里真正最了不起的那几个天才之一。

        眨眼间,那无数的树叶和树木已经将陈朝淹没,天地之间一片混乱,谁都无法在这里再次看到那个黑衫少年。

        那头妖物的拳头在此刻也就要就此落下。

        但在满天的碎屑里,陈朝撞了出来,一身黑衫又碎裂了好些,他握住那柄断刀,斩开了一片天地。

        满天的狂风在这里卷起,原本安静的夜晚也不再安静。

        那骄傲而坚韧的少年朝着天空而去,一把断刀在他掌心,开始不断地斩开天地。

        ……

        ……

        韩虎终于来了。

        在短暂的错愕之后,这位老武夫从外面追了进来,然后这才赶到这里,刚刚赶到这里,便看到了陈朝朝着天空而去,借着月色,他终于看到了那只巨大的妖物,这位老武夫微微蹙眉,然后没有任何犹豫,便怒吼道:“射!”

        他身后的武夫们看到这一幕,原本还有些惊骇失神,但听到韩虎吼得这一嗓子之后,便没有任何犹豫地拿出背后背着的强弓。

        他们原本也是军中老卒,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做过多少次,因此自然没有任何生涩之感。

        韩虎也取出那张老弓,张弓搭箭,只是顷刻间,他的手臂骤然用力,那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拉满的大弓,此刻顿时如同满月。

        拉满之后,羽箭瞬间射出!

        破空而去。

        身后武夫们也射出了这一箭。

        无数支羽箭破空而去,带起风声。

        韩虎没有犹豫,一箭射出之后,立马张弓搭箭,又是第二箭就在弦上,不得不发。

        再之后,是第三箭。

        不过随着每次张弓搭箭,韩虎体内的气机也在极度消耗,到了第四箭,他已经无法拉出满月,只有半月而已了。

        射出这一箭之后,筋疲力尽的韩虎深吸一口气,体内气机本就枯竭,此刻再生新气。

        韩虎拔出前面插在地面的刀,看着那些飞行的羽箭,眼里多是担忧。

        ……

        ……

        无数羽箭破空而起,没入了那片狂风之中,每一箭都是朝着那头妖物而去的,只是大多数羽箭并没有能够来到那妖物身前,便轰然断裂,只有韩虎的那几支羽箭才勉强闯过了狂风,涌入了其中。

        只是随着越发临近那巨大的妖物,便越发缓慢。

        终于,第一支羽箭来了。

        那妖物此刻也不得不去看一眼那支羽箭。

        他本来想要一拳砸碎那个少年,但此刻也不得伸手去握住韩虎的那一支箭。

        那只毛茸茸的手捏碎了那支羽箭。

        然后它随手一丢,羽箭被折断,坠落而下,但很快便被狂风卷起。

        不过就是它的犹豫,给了陈朝很好的机会,他手里的断刀换了一条轨迹,朝着那妖物的头上抹去。

        那头妖物侧身而过,躲过这无比凶险的一刀。

        但同时有鲜血滴落。

        陈朝看到了一道无比骇然的伤口。

        就在那妖物的腋下。

        那是它受伤的原因,也是它为什么会选择在黑夜里出手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