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马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道断修罗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一章 身入十殿见秦王

第四百一十一章 身入十殿见秦王

        没有想象中的刀山,也没有传说中的油锅。

        甚至连一面巨大的照妖镜都没有,更不要说面色凶恶的鬼兵侍候了。

        在一间偏殿里,李修元见到了如书生一样的秦广王。

        “听闻你来找我,不知所为何事?请问公子贵姓?”殿上秦广王看着李修元静静地问道,坐在下方的李修元甚至看不清他的面容。

        李修元起身揖手见礼:“在下五域李修元,为师侄冤死一案前来九幽之地,还请大王让我见上一面。”

        “五域人士李修元,你是风云城的?”

        秦广王翻了翻桌上的书册,皱着眉头问道:“这生死卷上并没有你的姓名,你不归本王管辖……倒是你的师侄何人?”

        秦广王在殿上暗自称奇,千百年来,他还是头一回遇到一个少年竟然不在他的生死簿上。

        李修元叹了一口气,悠悠回道:“我那师侄为五域南玄域南宫世家人氏,名南宫无心,为五域皇朝奸人所害……”

        花了一会的工夫,李修元将无心的往事细说一番。

        然后接着说道:“我师侄自幼修佛,从未杀生,跟相爱的女子天山剑宗的纳兰茉莉相爱,怎料一朝之下为人所害,边累他心爱之人也殉情自尽……”

        秦广王快速翻动桌上的书册,终于停在了某处。

        看着殿下的李修元轻轻地点了点头,笑道:“生死阴阳,六道轮回,与世间再不干系,我为何要帮你?”

        李修元眉头一皱,看着他静静地回道:“我见不到无心,就睡不好觉。”

        “你睡不好觉,关我何事?”

        秦广王笑了真起来,看着他笑道:“给我一个理由,我会考虑一下好不好帮你。”

        李修元再叹,取出一块黑色的铁牌,捏在手里怔怔地说道:“你说我睡不好的时候,放一把火烧他,会怎样?”

        “呼啦!”一声,上一刻还在大殿上的秦广王,下一刹已经来到了李修元的跟前。

        一手抢过李修元手里的铁牌,拿在手里看了半晌,然后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这牌子,你从何而得,从实招来,或许我还原谅你的无心之举。”

        秦广王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情,仿佛是在回忆着什么,又仿佛是在缅怀。

        不料李修元一伸手,铁牌竟然从秦广王的手里飞回他的手中,然后,李修元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是我在,在我没有送给你之前,他依旧是我的。”

        李修元静静地说道:“话说这是我在一座铁塔之上……他是我通关的奖励,你说,他是不是我的东西?”

        秦方王一愣,脱口问道:“那塔现如今在何方?”

        李修元看着他着急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指着自己的脑袋回道:“我若说他在我的神海之中,你信不信?”

        “我信你个鬼!”秦广王一把抓起李修元的手,往他神海之中探寻过去。

        过了一会却露出难堪的神情,按说一个没有修为的少年,是万万不可能有神海的存在,而少年给他的感觉却十分恐怖。

        沉默了半晌,秦广王回道:“你这神海空空荡荡……”话没说完,依旧握着李修元小手的他再次呆住了。

        一时间怔怔地说不出话来,直到过了半晌,才轻轻地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少年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如此,难怪你能得到我留在那里的东西了,说吧,你想经跟我交换些什么?”

        再次,秦广王松开了李修元的小手,这回去没有再去抢他手里的铁牌。而是淡淡地笑道:“一块破牌子,你喜欢玩,就送给你了。”

        李修元看着他叹了一口所,认真地说道:“我想见见无心,请大王成全,让我能睡个好觉。”

        秦方王摇摇头,双手一摊说道:“你来迟了,他已经入了轮回,我如何帮你?”

        李修元气得眉头一拧,望着大殿上的生死簿,静静地说道:“为了弄清真相,我愿身入轮回。”

        不料秦广王摇摇头,苦笑道:“你已经不在轮回之中,如何身入轮回?”

        李修元一听急了,看着他分辩道:“当日我身入轮回塔中,因为时间关系,六道轮回我只是身入三道,还剩下三道未入……”

        秦广王一听哈哈大笑了起来:“身入轮回之时的你,还是凡人之身,自然可以……眼下的你,如何进入轮回之中?”

        李修元看着手里冰冷的铁牌,喃喃自语道:“我不管,你总得给我想个办法,让我见他一面。”

        秦广王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道:“或许,那家伙下一世也能踏出轮回,你又何苦去打扰他安静地轮回?”

        李修元一直也是愣了半晌,过了许久,他突然想起了自己以天罗城打狗镇上的经历。

        狗蛋能做到的事情,相信自己还能再来一回。

        想到这里,李修元看着秦方王说:“我可以不去打扰现的他,能不能让我去未来的某一个时刻看看……我保证,我就看看。”

        秦广王想了想,哈哈笑道:“说的也是,现在让你去,你能看见什么?改变一个孩子的一生么?”

        李修元叹了一口气,回道:“我那师侄已经入了轮回之中吗?请问进了哪里?”

        “哪里?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秦广王看着他认真地说道:“记住,你只是去看看他,或许,他或许会在某一刻觉醒前尘记忆,告诉你一切的经过。”

        李修元点点头,再问:“大王,那个苦命的女子呢?他们下一世还能重逢吗?”

        秦方王摇摇头,沉声回道:“你要得有点多了,去吧,你只有三天时间。”

        “三天?”李修元一下子愣住了,脱口问道:“三天能做些什么?万一他三天记不起前世之痛呢?”

        秦广王一挥手,笑道:“你游历诸天,不知道时间无始终么?”

        李修元怔了怔,接着觉得眼前一黑,失去了方向、时间、空间的感觉。

        整个人,陷入了黑暗和失重之中。

        ……

        风花雪月之,哗啦啦乎,是李修元当下的感慨。

        他只是想着身入九幽看一眼轮回中的无心,搞清楚当日发生的一切,究竟是谁害了他。

        没想到的是,秦广王竟然长袖一挥,将他送到了无心未来的世界。

        离开黄泉村,再次离开九幽之下的地府……来到未来的某一刻,对李修元来说,是一场冒险。

        只不过,他不得不来,而且也想通过这趟探寻之旅,打磨自己入凡的心境。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一艘大船之上,船在江上行,让他有一种回到五域富春江上的错觉。

        当年跟着先生和沐沐、李红袖离开风云城前往皇城的路上,便是在江上漂流了一些日子。

        那些日子是他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之一。

        心神沉入空间戒里,里面的物品还在,心道还算不错,至少不会饿肚子。

        不管去到哪里,金币银币不能少,灵石灵药更是不能或缺。

        大不了,自己老实一点,不跟人一争长短,冷眼旁观就是。

        船在江上走,不知过去了几天,终于靠岸,映入眼底的却不是如白玉城一样的城池,而是愈加荒凉的一个码头。

        客商行人纷纷上船,在岸边寻到了等候在这里亲朋好太,或者租了马车继续自己的行程。

        而李修元则是买了一匹马,沿着眼前这条并不十分宽敞的道路前行。

        秦广王没有告诉他目的地究竟在何方,既然如此,他就继续往前就好。

        倘若能在不经意之中重逢,想来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骑着马儿穿行于山野之间,一路风餐露宿。

        花了三天的时间,入眼处是一座城镇的轮廓,自然没有他想象中雄伟。

        只要有城镇,他就能找到落脚的地方,就能找到轮回后的无心。

        入得城内一番打听之下,才知道这里叫康川城,城外二十里是一座有名的日月山。

        日月山虽然不是万丈之高,但最高处却依旧会有终年不化的积雪。

        牵着马儿,李修元在城中找到一家看上去还算干净的客栈,一路行来,这是他找的第三家客栈的。

        用客栈伙计的话说,康川城里,他们这里来福客栈算是最干净的了,没有比他们家更好的地方。

        李修元对吃住并没有太多的讲究,只有干净,有地方住就好。

        安顿下来的他,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衣干净的衣服,吃了一碗牛肉面。

        这才寻思着要往哪里去寻找这一世的无心。

        闭上眼睛映入眼底的是无心的前世,身在南宫世家不缺吃不少穿,便是出家为僧到了般若寺,也有南宫世家的供养。

        这一世,如果命运安排,或许要给他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跟客栈伙计打听一番,才知道康川在整个西部世界算得上最穷的城镇。

        而城西也住着最康川城穷困的人群,这对李修元来说,也是他修行数十年来从未接触过的人群。

        虽然当年在风云城的春风书院算不上富有,却也从来不会缺吃少穿。

        更不要说他在天山上挖药寻到第一桶金之后,几乎都没怎么穷过,因为总有杀手和土匪来送人头。

        更不要说杀光手土匪身上的宝贝了。

        走在大街上,他想起了秦广王的那番话,不要试着去改变无心的生活,那是他今世的修行。

        为此,他在出来的时候换了一件洗过无数次的麻布粗衣,以及一双芒鞋,只想让自己走入西城的人群之中,不显得与众不同。

        康川不大,他从城东的客栈,一路来到城西也不过半个时辰。

        将宽大的长街走尽,进入一片破旧的小巷之后。

        才发现自己做依旧把这里想得太简单了一些。

        本以为自己在客栈伙计的告诫之下,早就知道这里是一遍穷困的地区,却没有想到这里的贫穷依然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狭窄的巷子被一个接着一个的木棚遮挡,一眼望去极为拥挤。

        行走在其间需要他注意地上的水坑,以及住在木棚里人们泼出来的脏水溅上,这里超出了他的想象。

        如在溪水里行走,李修元踩着污水里一块接着一块黑色的岩石,想必这些石头便在此居住的人用来出行的方便法门。

        在污浊不堪的小巷里艰难前行,听着各个棚子里传来孩子的哭声,父母的吵骂声音,以及各种食物放久发酸的味道。

        心里轻叹一声,李修元暗暗自问:“这里,也是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