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马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阴阳诡婿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八章 鸿钧老祖的身份

第九百七十八章 鸿钧老祖的身份

        “魔神,现在你已是主宰者,你终于又有了与我平起平坐的机会,不知你是打算在此间与我大战一场,还是赴入众生界后再继续过往恩怨?”

        重获自由的鸿钧老祖,朝我如是言。

        声音里俨然没有了过往在蓬莱仙境的谦卑,却是多了一分来自上位者的威严。

        是啊,毕竟他是主宰者,他早在万年前就已经达到了主宰者之境。

        我虽也同为主宰者,可我不过是刚刚抵达这一境界的门槛,与他相比,还有着一道无可跨越的鸿沟。

        可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若是真就如此任人宰割,我又怎能善罢甘休?

        “我今生虽然只是刚刚抵达主宰者之境,虽然与你相比底蕴太浅,但我终究有自己的体面,如果鸿钧老祖愿意成全,我亦不胜感激!”

        我朝鸿钧老祖这么说道,既是挑战,也是试探。

        对此,鸿钧老祖并不曾有丝毫言语,而是朝着他身后的弟子看了过去。

        包括元始天尊道德天尊在内,所有蓬莱仙境中的神明此刻都屹立虚空中,眼神中充斥着一抹对重获自由的亢奋与狂热。

        “一万年了,我们遭受了一万年的囚禁,如今终于重获自由!”

        “魔神,魔神他是我们所遭遇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他让我们不得超生,决不能将他轻易饶恕!”

        “杀了他,杀了他!决不能让他再有任何翻身之机,不能对他再有任何妇人之仁!”

        “……”

        诸神群起激愤,朝着我发出声声恶毒的诅咒。

        “魔神你的体面,也是我不得不考虑的一件事情,若是让众生界众生知道,我等阐宗诸神之所以能逃出生天,只因以一方世界的众生作为要挟,才迫使魔神就范,才迫使魔神沦为鱼肉,此话传出去亦是对我对整个阐宗的亵渎。这不仅关乎到你的体面,更关乎到我们的体面。”

        鸿钧老祖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我可以给你一次单独挑战我的机会。你若是胜,我可以让你继续在此间当太上皇,若是败,你将随我前往众生界,接受众生的审判!”

        “既然如此,我且先谢过老祖美意,不过你我若要战,还且移步虚空中,莫要再让三界徒受牵连!”

        我朝鸿钧老祖如是言,毕竟我之所以沦落到眼前的这一境地,皆是出于对一方世界及其子民的权衡。

        “今生的魔神爱民如子,我又怎会继续拿你的软肋开刀?请!”

        话落,鸿钧老祖当即在原地消散身形,屹立于距离三界数万里开外的虚空之中。

        其他诸神虽然对我恨之入骨咬牙切齿,可终究不敢违逆鸿钧老祖的意志。

        道德天尊、元始天尊、通天教主,以三大弟子为首,所有从蓬莱仙境中逃离出来的诸神纷纷从原地消散了身形。

        在鸿钧老祖的意志下,所有神明纷纷离开了三界,赴入了虚空之中,来到了鸿钧老祖的近前。

        见此,我朝着三界回望了最后一眼,也随即迈出了步伐,赴入了洪荒虚空中。

        洪荒虚空中,此时一片黑暗,一颗颗昏暗的星辰点缀宇宙中。

        每一颗星辰,便代表着一座世界,而此刻洪荒之中星辰遍布,一道道流光萦绕在每一颗星辰之间。

        这些萦绕星辰之间的流光,是各个世界往来的通途,可供神明自由穿梭于世界之间。

        而在群星闪耀中,一轮皓月显得分外耀眼,将所有星辰的光华所遮盖。

        这一轮皓月,便是众生界,是洪荒之中三千世界的最终归属之地,同时也是整个宇宙洪荒的发源地。

        而我所有的三界以及阴阳界,俨然置身于洪荒边陲之地,远离其他世界,通体光芒也显得格外暗淡。

        除了彼此之间的众生之路外,两方世界与其他大千世界并没有任何连通往来的通道,有若洪荒宇宙中的弃子。

        随着鸿钧老祖出现于虚空中,他的身体当即绽耀出璀璨的神光,犹如星辰一般光辉四溢,与其他世界的光辉交相辉映。

        “这不是上任阐宗宗主鸿钧老祖吗?万年前他追杀魔神于洪荒中,至此音讯全无,如今居然再度现身!”

        “时隔万年,他居然依旧徘徊主宰者之境,真是可悲!”

        “他现在为何神辉绽耀,莫非是遭遇劲敌?当年引得众生界不得安生的魔神呢,他如今又置身何处?”

        “鸿钧老祖此时临世,可真不是一个好的时候。看来风雨动荡的阐宗之中,如今又有掀起新一轮的权力动荡!”

        “……”

        三千世界的诸神低语响彻我的耳畔,一束束目光也纷纷朝着我们所在的虚空之中探来,想要查询此时此地的情况。

        然而,在鸿钧老祖的意志下,一道覆盖千里的光幕应运而生,阻隔了外界所有的声音与目光。

        可听了三千世界诸神的低语,我的心里也不禁万分诧异。

        “鸿钧老祖,你居然就是阐宗宗主!?”

        我虽然对众生界的势力构成并不了解,但也明白阐宗之于众生界的分量。

        我虽然一开始就知道鸿钧老祖地位非凡,但他是阐宗上任宗主的这一身份,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往事不堪回首,不提也罢!”

        对此,鸿钧老祖的眼中浮现出一丝苦涩,“万年前,你先是让佛宗一夜之间险些覆灭,又裹挟佛宗圣女意欲逃出众生界。众生界各大势力同仇敌忾,可你于众生界中全然无敌,身为阐宗宗主的我不得不率领众精锐对你亲自追杀,不曾想却被你设计陷害,永世囚禁蓬莱中。”

        “如今万年已过,众生界只怕早已将我遗忘,新任的阐宗宗主恐怕也无法容忍我的这一存在,我于阐宗的身份也将变得万分尴尬,我的过往荣光亦将不复存在,这一切尽是拜你所赐!”

        鸿钧老祖虽然表面上无波无澜,可声音里却是充斥着一抹沉淀在岁月中的无尽憎恨。

        堂堂一代宗主,竟在万年的岁月里沦为囚徒。

        我虽不直到他们禅宗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具体存在,但根据我对道门的经验,一个失踪多年随后又突然复返的前任宗主,在任何一个宗门之中都是不受待见的。

        此次鸿钧老祖虽然重获自由,但他即便重返众生界中,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因为在当权者眼中,身为曾经当权者的他,无疑是对自身权力莫大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