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马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诸天有角色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杨戬察隐秘,金仙破大阵

第一百一十八章 杨戬察隐秘,金仙破大阵

        既然广成子这位金仙之首都赞同了,其他的诸如清虚真君、灵宝大.法师和道行天尊自然也不会反对,燃灯道人这才志得意满的微微一笑,对诸位金仙说道。

        “既然如此,贫道也就当仁不让了!子牙将符印交于我吧,我代你行事!”

        姜子牙自然不会拒绝,他才不在乎谁主持大局,只要将十绝阵破了,让西岐获胜,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也懒得理会阐教众仙的勾心斗角和利益争夺。

        话说燃灯掌握了军中符印,领众仙下篷步行排班,缓缓而行;只见赤精子对广成子,太乙真人对灵宝大法师,道德真君对惧留孙;文殊广法天尊对普贤真人,慈航道人对道行天尊;玉鼎真人落于最后,十二位上仙,齐齐整整,摆在当中。燃灯道人坐在梅花鹿之上,赤精子击金钟,广成子击玉磬,只见十绝阵内一声钟响,阵门开处,十天君并排而出,看着众仙,毫不畏惧,叫嚣道。

        “阐教众仙居然齐聚,不知何人胆敢进阵,我等早就静候多时了!”

        燃灯道人看了一眼十绝阵,只觉得煞气惊人,怕是很难毫发无伤的破此恶阵,需要用人命泄了阵中煞气,方可顺利破阵,不由眉头为之一皱,他虽然暗地里和佛教勾勾搭搭,甚至已经打算叛教而出,但是却也不敢让阐教金仙送命,不然元始天尊怕是不能容他,也要落得个身死道消,化为灰灰的下场。

        正在燃灯道人暗暗为难之际,忽然空中一阵风声,飘飘落下一位仙家;乃玉虚宫第五位门人邓华是也。手持一根方天画戟,见众道人打个稽首曰:“吾奉师命,特来破天绝阵。”

        这邓华不过是元始天尊的记名弟子,虽然也是阐教门人,却是非入室弟子,只是得了一些阐教的道法,难以证得长生道果,不过地仙道行,也是当年元始天尊签押在封神榜单上的有缘之人,跟脚福缘太差,只能成就神道。

        燃灯道人看了一眼邓华,见他头顶黑气缠绕,煞气死气弥漫全身,暗叹一声。

        “劫数降临,难逃此厄难!”

        十天君见此,撤回阵中,各自主持一阵,无尽杀机冲出,让阐教众仙为之色变,邓华却是毫无所觉,迈入踏入了天绝阵之中,没有一丝畏惧,果然是道心蒙尘,不知死活。

        秦天君见邓华赶来,急上了板台,台上有几案,案上有三首旛。秦天君将旛执在手,左右连转数转,将旛往下一掷,雷声交作,只见邓华昏昏惨惨,不知南北西东,倒在地下。秦完下了板台,将邓华取了首级,拎出阵来,对阐教众仙再次叫嚣道。

        “阐教弟子,谁敢再来闯阵?”

        阐教弟子纷纷皱眉,目露煞气,邓华再怎么说也是阐教门人,如今被截教弟子所杀,同仇敌忾之下,自然不悦。

        杨戬乃是小辈,待在众仙身后,双眸闪过一丝异光,运用起了黄龙真人所传瞳术,看秦天君头顶气运将绝,天绝阵中煞气已经泄了大半,不足畏惧,顿时就明白了燃灯道人的破阵之法,那是用人命填,不由皱眉,对燃灯道人起了疑心,暗暗观察燃灯道人。

        燃灯道人虽然修为高深,境界高远,却依旧不曾斩去三尸,如何能够察觉到,杨戬得自黄龙真人亲授的破妄真瞳神通,被看出了一丝端倪。

        杨戬眼眸深处浮现出了燃灯道人的真身,一具丈六金身,散发着万丈金光,头顶着三颗硕大的舍利子,圆满无缺,滴溜溜的转着,无尽慈悲,更有金莲护体,遮掩天机,让人无法察觉其中隐秘。

        杨戬慢慢收回破妄真瞳,心中掀起了万丈骇浪,面上不动声色,阐教副教主居然修行了佛教功法,而且修出了丈六金身,这可是佛教不传之秘,在佛教之中只有亲传弟子才能得授,如果不是黄龙真人曾经提点,他也不知此功。

        杨戬虽然得知了如此惊天之密,却是不曾有任何的反应,他既然能够堪破燃灯道人的隐秘,没道理黄龙真人和圣人教主不知此事,只是不知道二位师长有着何等谋划,居然能够任由燃灯窃据阐教副教主之尊。

        燃灯道人自然不知自己的根底被一个小辈弟子看透,回头看了一眼文殊广法天尊,命他先破此阵,文殊广法天尊领命,作歌唱道。

        “欲试锋芒敢惮劳,凌霄宝匣玉龙号。手中紫气三千丈,顶上凌云百尺高。金阙晓临谈道德,玉京时去种蟠桃。奉师法旨离仙府,也到红尘走一遭。”

        文殊广法天尊一指足下,一朵金莲升起,将他驮着进了天绝阵,大阵凶威大减,哪怕秦天君使劲力气催动大阵,把旛摇了数十摇,也摇不动广法天尊。

        文殊广法天尊见状这才放下心来,开口一吐,一朵斗大的金莲射出,顶在头顶,护住周身,右手五指一掐,五道白浪飞出,化为金木水火土五行剑气,组成一朵剑气莲花,将秦天君笼罩其中,莲花闭合,无尽剑气爆发,秦天君不过是太乙金仙如何抵挡得住文殊广法天尊的全力一击,血水四溅,身死道消,死状极为惨烈,双目圆瞪,不能瞑目。

        文殊广法天尊割了秦天君的首级,出得阵来,将其首级随手扔在了地上,向着燃灯道人躬身一拜,复命归位。

        之后,燃灯道人照葫芦画瓢,送阐教门人前去送死,泄了大阵煞气杀机,然后让金仙前去破阵,只有风吼阵有些波折,阵中的风不是凡风,乃是地风水火之风,阐教金仙借的了度厄真人的定风珠,才破了此阵,不过是两日功夫,十阵均破,十天君道消身死,和阐教十位门人一同上了封神榜,让人唏嘘,万年苦修化为流水,诚为可惜!

        闻仲见势不妙,只能高挂免战牌,避而不战,燃灯道人见此,命人将十天君的首级高挂,极尽羞辱,让闻仲心中怒火陡升,七窍之中射出三昧真火,强忍悲痛,骑上了黑麒麟,向着峨眉山而去,前去邀请一位截教的大能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