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马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鼠辈在线阅读 - 1033 你好毒!

1033 你好毒!

        那洪涛会不会走到这一步呢?江洋觉得可能性有,但比谭嗣同低得多。原因只有一个,谭嗣同没洪涛这么坏、这么无情、这么没底线。

        在那张皮笑肉不笑的丑脸后面,谁也不清楚还藏着什么样的表情。不知道往往才是最可怕的,同时也是最有力量的。

        所以他和赵斌才决定压上最后的筹码。赢了,以后在联盟的地位有所提高;输了,干一届理事乖乖回家当平民。算起来好像也不亏,啥也不干,和输了的待遇差不太多。

        “你凭什么确定陶伟联系的卖家有问题?如果陶伟有问题,那洪队长也该有问题,是他同意的!”

        艾尔肯可没江洋的经历和学习能力,对于联盟规则连了解都谈不上,根本听不懂啥叫紧急状态,还在为自己的面子做垂死挣扎。

        “我是同意了陶伟单方联络海货商人,但并没允许谁擅自交易!”

        这时隧道深处突然有人代替江洋回答了艾尔肯的问题,洪涛缓缓从阴影里走了出来。他踩在铁轨上像走平衡木一般,几乎不发出任何声响,连负责警戒的救赎者哨兵都没能提前发现。

        “洪队长,我不辱使命总算是把人留下来了,剩下的事情还是您来谈吧。”江洋无奈的摸了摸下巴,对这位的行事风格真的很难认同。您悄悄的靠近偷听,就不怕哨兵出于紧张走了火吗?

        “多谢江会长鼎力相助,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艾尔肯,走吧,先离开这里,有什么事情回去和沙巴林慢慢聊,他正在频道里等着呢!”

        洪涛走近江洋和艾尔肯,脸上没啥生气的表情,声音很平静,好像根本没出大事儿,只不过是家里的小孩子无意中碰坏了邻居的花花草草。

        见到洪涛出现,反抗军和救赎者的在场人员都松了一口气。如果江洋和艾尔肯谁也说服不了谁,很可能要面临一场小规模交火,无论哪一方都有可能出现伤亡。

        现在好了,能做主的人来了,剩下的事情自然有人去处理,大家都可以安安稳稳的回到家。至于说到底谁对谁错、有没有错,那不是下属该关心的事情。

        “哎呀!”

        “别大惊小怪的,老鼠而已……破了点皮,回去打针抗生素。大家留意着点头顶,这些倒霉玩意顺着管线乱跑,真要是染上鼠疫谁也没法治!”

        刚刚走出去不到半公里,落在最后和洪涛小声交谈着的艾尔肯突然惊叫一声,随即挥手打向了后脖颈。在众人的手电光照射下,一只不算大的老鼠正从他身上蹦下来,向着暗处仓皇逃窜。

        洪涛也被吓了一跳,大腿上的伞兵刀都抽了出来,看清楚是老鼠之后才收起刀走上前,用手电照着检查了下艾尔肯的后脖颈,发现了轻微出血。

        这个小插曲并没引起众人的过份关注,继续有说有笑的赶路。隧道里的老鼠又不是猖狂一天两天了,稍不留意就会被它们把衣物、装备、干粮咬坏,咬伤人的事件也不算稀奇。

        “他妈的,倒霉透了!”艾尔肯本人也没觉得有什么异样,伸手摸了摸脖子后面,好像不疼不痒,出血也不算多,连止血纱布都没用。

        今天他的情绪很不好,原本应该露脸的机会硬是被搞成了丢脸,甚至惊动了沙巴林。回去之后肯定要挨骂,到底该怨谁一时半会想不明白,只能自认倒霉。

        洪涛见到艾尔肯不太愿意说话,干脆到队伍前面和江洋小声聊了起来。鉴于这次的意外,罢市委员会还得进一步优化细节,严格控制手下人的行动范围,不能再出现类似情况了。

        “哗啦……艾尔肯、艾尔肯……来人呐,艾尔肯首领晕倒了!”大概又走了二十多分钟,拖在后面的反抗军队伍突然乱了起来,有人在喊有人在跑,手电光全部打开,四处乱晃。

        “肃静、肃静,到底怎么了,一个人说就可以!”洪涛的反应最快,根本不管下面是铁轨还是污水,一秒钟之内就完成了卧倒动作。确认没有危险降临之后,才起身大声呵斥起来。

        “尊敬的佑罗,请您赶紧看看艾尔肯吧,他突然就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了!”一名反抗军成员跑了过来,焦急万分的诉说着队伍后面发生的情况。

        “别急、别急,过去看看……情况不妙,像是中毒了。靠,坏了,刚刚不是老鼠咬的,伤口很像毒蛇!”

        艾尔肯确实昏迷不醒了,瞳孔已经放大,呼吸非常短促。洪涛略微检查了一下症状,没有得出任何结论,又去翻看脖颈后面的伤口,这才有所收获。

        伤口上有并排的细小齿痕,不像老鼠更像蛇类。此时血液已经不流了,但附近的皮肤有些红肿,靠近齿痕的部位略微发黑,应该是条毒蛇。

        “来来来,把人抬起来,大家轮流背着跑。能跑多快跑多快,这条蛇毒性挺强,但愿真主保佑艾尔肯兄弟,让他渡过难关!”

        不仅洪涛看出来了,在场的大部分人也都看明白了。尤其是常年在南疆生活的反抗军,他们最大的敌人除了救赎者之外就是各种毒虫、毒蛇。

        这玩意按说刚被咬时就采取紧急措施,别等蛇毒大量进入血液,再依靠有解毒功能的草药,还是有部分可能把人救过来的。

        但怕就怕咬伤之后没有及时处理,又进行大量活动。一旦蛇毒进入血液就只能自求多福了,绝大部分人是抗不过去的。

        艾尔肯就属于这种情况,咬伤他的毒蛇毒性非常强,而且被咬伤之后还感觉不到疼痛,这就造成了麻痹大意。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步行,蛇毒彻底进入了血液,只轮换了三个人背负就停止了呼吸。

        对于这种意外,反抗军和救赎者众人全都沉默了,继续轮换背负着尸体前行。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即便是最近亲的人遭遇此种不幸也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他到了另一个世界能不再受苦。

        “别怪我心狠,这是你自找的。想报仇,下辈子来找我!”洪涛自然也不会在此种情况下多嘴,    迈着沉重的步伐逐渐落在了队伍最后。

        但他在心里依旧没停止说话,一边走一边小幅度抖了抖袖子,从里面掉出根细长状柔软的物体,悄无声息的落在污水中。借着手电的反光,依稀能看到物体上有一道黑一道白的花纹。

        蛇,毒蛇,银环蛇!艾尔肯根本不是被盘踞在隧道顶部抓捕老鼠果腹的毒蛇偶然咬伤,而是被他这条披着人皮的毒蛇故意毒死的。

        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沙巴林可以解除艾尔肯的留守首领职务,但无法消除艾尔肯在反抗军族群中的影响。

        也就是说艾尔肯一但被解职,依旧会获得族群的支持,除非继续让他找人接替,否则谁来替补都会有很大麻烦。

        这种情况也不仅限艾尔肯一个人,在其它反抗军族群中同样存在。反抗军说起来是一伙人,但有名无实,应该算一大堆小族群的统称,有上下级领导关系但又相对独立,尤其在人事任命方面更为复杂。

        洪涛坚决不允许有愚蠢的人出现在自己的核心团队里,理由很简单,不能因为一个人的疏忽大意或者没想到把整个团队毁掉。更不能容忍愚蠢的人掌握太多权力,那会比敌人的伤害还大。

        是杀死一个人保全团队整体,或者原谅一个人让团队时刻陷入危险之中的选择上,他再次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