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马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活在影视诸天在线阅读 - 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故人已不在

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故人已不在

        曾云风冷笑道:“同时,我们更控制了阿尔泰山,在东边我们已经和那些森林部落达成了一定的约定,他们会归降于我们,到那时大兴安岭以东将不再是蒙古人的领地,hlbe草原,大兴安岭到阴山山脉下的草场都将是我们进攻蒙古的渠道,而大兴安岭以东以及hlbe草原都将控制在我们手里。”

        “围绕着西域阿尔泰山再加上长城防线我们三面包围蒙古人,一方面控制他们的经济贸易,让他们生活拮据,同样反复不断地每年都进行减丁捕奴削弱政策,我不相信蒙古人能撑多久。”

        “我不仅要他们臣服,而且要他们衰落,甚至要让他们在这片草原上消亡。”

        曾云风说的话其实有些已经得到了证实,在历史的明朝前中期,蒙古就已经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他们的铁器极度缺乏。

        草原对于铁锅、盐巴等需求日益旺盛,在曾云风控制了大湖盆地之后,他们对于盐巴的需求会与日俱增,基于盐巴的缺乏草原会面临巨大的困境。

        大湖盆地大多数的湖都是咸水湖耳,咸水湖各地总有一些盐巴产生,而曾云风通过西域控制这里,就是要遏制整个蒙古,他让蒙古知道他们想要的所有东西都来自于他的手里,想要继续在草原生活下去,唯独仅剩一条路,便是向曾云风臣服。

        曾云风与蛛儿离开了燕山山脉从古北口入踏入了草原,而在一个丘陵的荒漠上,曾云风与蛛儿两人却是意外的看见两个人。

        在那丘陵之上,有一个用石头垒起来的坟茔。

        曾云风和蛛儿缓缓下马,而在坟前,则是静静地跪着一个人。

        这俩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无忌和张无忌以及赵敏。

        徐达所说的厚葬尽仅是不让汝阳王察罕和众多蒙古的士兵埋在乱葬堆里。

        葬礼其实很简单,而汝阳王察罕的坟茔也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下葬,一个单独的山头。

        赵敏找了一块风水之地将察罕葬在单独一处,遥望西方,看向西边的哈拉和林。

        风从草尖掠过,吹拂在丘陵上的石头之上,也抚动了赵敏的长发,她的泪早已经干了,微微回头看了一眼来到坟茔之前的曾云风和蛛儿就撇过头去,可就是那一眼,曾云风从她的眼中看到了悲愤、委屈以及难以形容的苦涩。

        张无忌朝着曾云风微微一拱手,曾云风则是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礼。

        微风拂动吹过坟茔旁的草,让草尖微微颤抖,赵敏看着坟茔有些发呆,曾云风则是轻声道:“逝者已矣,节哀顺变。”

        赵敏叹了口气,站起来,用目光凝视着曾云风一字一句地咬着说道:“他死了,你满意了?”

        曾云风摇了摇头,“你父亲,马革裹尸,死于疆场之上,这也许对他是最好的结局。”

        “可是他死了!”赵敏的声音突然之间声调高了起来,带着无穷的愤怒,仿佛要爆发出来。

        “那又怎么样?”曾云风的脸色突然也冷了下来。

        张无忌拉拉赵敏的袖子,赵敏却是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曾云风说道:“他死了。”再一次重复的话语如同一颗颗金铁之石敲击在一起。

        “我知道,看来邵敏郡主还是摆脱不了你们蒙古人贵族的架子,你父亲是死了,可那又怎么样?他是汝阳王,他死了,死在疆场上,那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

        “可是中原百姓那么多人死了,死在哪里?死在奔往希望的路上,死在绝望的路上,死是在烈日之下,死在洪水之中,你们有一丝一毫的怜悯吗!”

        “你父亲死了,死得其所,他可以守在这坟茔望向西方他希望去的地方,可是中原百姓何其无辜,你们想过吗?你们高高在上,总以为百姓可以任你们摆布,可世界早已经不一样了,你父亲也许正是因为看到了这点,他才选择死,且死在这里。”

        赵敏对着曾云风怒目而视,恨不得将曾云风整个人吞掉,甚至是化成一团烈火将他焚烧殆尽。

        “你得到了一切,为什么还要他的命?你明明可以....”

        曾云风摆摆手,“你不要再钻牛角尖了,我看在你父亲刚刚去世的份上,不与你计较,你父亲虽然已经不在了,可是你哥哥还在,若是你不想卷入这场纠葛之中,就尽快尽快离开这草原。”

        “我之所以当初通知你们,就是让你见父亲最后一面,虽然看起来有些可惜,你们也没能见到最后一面,但是我也不希望你们在插入中原和蒙古人的战争之中。”

        “战争!又是战争!”赵敏看着曾云风连连退后两步,“你还要发动战争!”她的眼中尽是不可置信。

        “蒙古人已经退出中原了!”赵敏心胸起伏,显然是怒气上涌,“你们还要把他们怎么样?你看看这一路死了多少牧民?”

        “徐达,蓝玉,马宁,这些将领都是你的属下,他们所过之处,牧民死了多少,牛羊死了多少,血又流了多少,你还要发动战争!”

        曾云风嘴角微微勾起,看着赵敏冷笑着说道:“把你看似悲天悯人的表情给我收起来,作为邵敏郡主,当初的你杀伐果断,对于中原人,你可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怎么如今死的是牧民,死的是草原你们蒙古人的时候,你就开始跟我说教了吗?”

        “当初在万安寺,你一把火就差点烧死六大派,当初在光明顶是谁准备用炸药炸掉密道,难道不是你?当初在少林又是谁准备屠戮少林?这一桩桩,一件件,难道你都忘记了?”

        “正如你所想,我如今所用的也只是权谋之术,如果你能说得动草原人臣服于我,那么一切都不会再发生,不过想来你那位哥哥是不会答应的。”

        赵敏的情绪陡然之间低落了下来,“我哥哥那个人,没人能劝得动他,孛儿只斤黄金家族的荣耀,他必定会要捡起来,草原人也一定不会永远衰落下去。”

        “双方难道不能消弭仇恨?为什么要一直打下去?战争!战争!战争!为什么?”赵敏连说了三个战争,其中对其的痛恨难以抑制。

        求推荐收藏打赏月票